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报道

河北青年报 刊登《江湖中国》新闻稿

   新闻来源:河北青年报   创建时间:Feb 26, 2016  

跟“江湖”说再见

——评《江湖中国:一个非正式制度在中国的起因》》

江湖一个充满魅力和想象力的词,它无数次出现在文字里、影像里。那里有侠客美女,有杀手隐士,有三教九流,有恩怨情仇,还有自成一套的规矩。但不管怎么看,那都是别人的故事,另外一个存在。或许你从来没想过,江湖也在自己的生命里呈现过。

作者于阳就给我们描述了这样一个江湖,并不限于狭义的帮会或秘密社会,而是涵盖了认同和实践江湖规则的一般百姓,即被江湖化的社会。

大约三十年前,于阳还是白纸般单纯的大学青年老师,跟着教授搞科技下乡,农科站的朋友暗示此事要找书记、镇长出面。于阳诧异不已,后来见得多了便不再惊愕,明白人间存在一个不登大雅之堂的世界,那里有一个秘密社会,有自己的规矩和价值观,但是从不愿公之于世。

当然,“不愿公之于世”只是相对于书呆子而言,它对另一种人却是开放透明的,这种人练就一身“武林真功”,拥有超凡本领,置身层层浓雾而游刃有余,这些人 就是我们今天说的“老江湖”。去医院看病,“老江湖”找认识的医生;出了交通事故,“老江湖”找个认识的警察给“说说”;孩子上学,“老江湖”通过有关系 的人“走后门”……

其实就算不是“老江湖”,也会有这样的想法。这其中深深浸透着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的分野,也传递和表达着深深影响着我们行为习惯的隐形规律。

每个社会都有着正式的制度安排和非正式制度安排,在中国这种非正式制度是如何兴起的呢?于阳先生潜心十年研究,认为中国自古在豪侠和商人之中就存在江湖基 因,但“江湖”作为一种系统化的社会结构发轫于明代中叶,原因是土地紧张和儒家传统追求多子多孙,导致了有限的土地资源之间的配比严重失衡,传统的定居家 庭模式,最终被打破成为移民江湖模式。由此产生了一系列江湖规则和江湖文化。

它深刻地影响了19世纪后中国社会的面貌,悄然建立自己的领地:一个秘密社会,一个关系网络。20世纪初,江湖势力进入政坛,黑白两道渐行融会,秘密会党 和关系网两种江湖先驱从“道上”流民扩散至主流社会——商界、官场和文化圈,从而产生无以数计的奸商、军阀、政棍、文痞和混混,导致中国社会结构和文化的 “江湖化”。

如今的中国江湖帮会不在了,但是江湖灵魂没有完全消失。

《江湖中国》与历史学家吴思写的《潜规则》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只是,吴思更多地指出了很多社会深层的行事规则,而于阳更有构建一套“江湖”社会学理论体系的 努力和尝试,他从历史形成、文化演变、制度变迁、现象解析等全方位地论述“江湖”及江湖文化及江湖规则的内涵和外延。

“只要有人,就有恩怨,有恩怨,就有江湖,人就是江湖。你怎么退出?”电影中,任我行冷笑着对令狐冲说。

但对于眼下中国来说,必须克服和超越这个积习已久的江湖化社会。因为社会运行需要规则明晰和法治化,所有的人都能够看得见规则,懂得行为的预期,每个人都向着成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而不懈努力。

新制度经济学鼻祖罗纳德·科斯指出,现代法治建设的根本目的是降低社会的交易费用。而当现代法治制度的综合交易费用低于江湖制度时,现代法治将不战而屈人 之兵,江湖将不复存在。一个交易费用很低的制度,意味着一个高效而清廉的制度,尽管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,但我们正在努力,远景可期。

■文/本报记者张翠平

http://e.hbqnb.com/shtml/hbqnb/20160226/80048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