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报道

滨海时报从3月26日起开始连载《直言》

   新闻来源:滨海时报   创建时间:Mar 28, 2016  

     《直言:1978-2012中国话语》以编年体的结构,选取了1978-2012年间反映当时社会变化及社会心理的各种话语,是中国社会文化变迁的一个侧影,是一份跨越三十余年、兼具人文思辨和趣味的历史档案。

  喇叭裤能吹响 向四化进军的号角吗?

   1978年,易中天在武汉大学读书。当时社会上流行喇叭裤,也流行老师拿着剪刀守在校门口剪学生的喇叭裤腿。在某些人眼里,喇叭裤代表没落、腐朽,是资 产阶级的裤子,穿喇叭裤,是道德品质问题,更是政治立场问题。当“问题青年”的喇叭裤在武大校园里流行,校方高度警惕,挂出一条醒目的标语:“喇叭裤能吹 响向四化进军的号角吗?”

  很快,有学生在那条标语上加了一句话:“请问:什么裤能吹响?”

  2006年,作为学术明星的易中天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演讲时说,“改革开放头十年最先发展起来的就是最先穿喇叭裤的地方,那个地方的名字叫广东!” 

  20世纪80年代,路透社曾针对《新闻联播》播音员的着装变化感叹:在中国,服装也是政治。如果换成中国特色的表述,那就是:在中国,服装也是生产力。

  轧马路

  1978年,时年34岁的苏州市民褚崇禧得到了新生──曾因读了一位好友评点时政的文章而身陷囹圄的他,在这一年得到平反;经人介绍,他认识了一位姑娘侯惠惠。

  第一封情书让褚崇禧绞尽脑汁。为怎么称呼对方,他犹豫了好久。按照之前的惯例,就算是写情书,抬头也只能称呼尊敬的某某某同志。“文革”期间,情书上更是千篇一律的“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”“毛主席教导我们说”“此致崇高的革命敬礼”之类的话。

   最终,褚崇禧写信时大胆以“惠惠”相称,甚至提出,等惠惠晚上10点下班后,相约在一座小桥旁见面。他心里忐忑不安——在当时,男女青年私下约会是一件 被很多人看作堕落、无耻的事,谈恋爱像搞地下活动,女孩子坐在男友的自行车后座上,一见前面有人,赶紧下车,低头红脸。

  褚崇禧和他的惠惠在公园里约会,手拉手轧马路。“轧马路”这个词在那一年里流行起来,马路上的恋人们像春草一样疯长…… 

  电烫

  “虽然单调的灰色蓝色衣服仍然是标准的服装,但是女人开始涌向百货商店,从有限的供应品中选购衣料。在城市,新时兴的是卷发和电烫发型,北京排队最长的地方是理发店。”这是美国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》1978年6月8日对中国的报道。

  1978年9月,北京著名的四联理发馆重新开业。开业那天,排队的人差点把理发馆挤爆。馆里最扎眼的就是四台电烫机。几家国外电视台的记者赶来采访拍摄。

  此前,烫发被指责为资产阶级情调,只有个别演员或参加外事活动的人员,才能持介绍信到理发店烫发。据说,允许四联恢复烫发,是经过特批的。当时,京城乃至全国仅此一家。 

  后来,烫发流行开来,有的理发店内贴了标语:不卷不要钱。

  尊重知识,尊重人才

  “尊重知识,尊重人才。”这是当年流行的口号。

  1978年,曾经下乡插队做了三年农民,又在棉纺织厂当了七年的搬运工之后,28岁的张艺谋决定报考北京电影学院。

   5月,张艺谋争取到一次出差北京的机会,他从自己拍摄的一大堆摄影作品中挑出60幅,奔赴北京电影学院的招生考场。负责招生的老师看了他的作品集,面露 喜色,但一问他的年龄,超出北影招生规定的最大年龄6岁。老师们不忍挫伤张艺谋的积极性,告诉他,北影在西安设有招考点,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。

  回到西安,张艺谋前去报名。可是,年龄是死规定,人家爱莫能助。

   后来,在爱惜人才的文化部部长黄镇的帮助下,事情有了转机。8月,陕西第八棉纺织厂革委会收到北影的致函:学院经过看张艺谋作品和面谈,为了让他有深造 的机会,经过慎重考虑,决定破格录取;根据上级文件的规定,张艺谋工作已满5年,所以,上学期间请原单位照发工资;请厂里给张艺谋做一个政审,由张本人带 回政审表。 

  如不招秦晖,

  我就一个也不招了

   1978年,已插队9年、只读过6年小学的秦晖报考兰州大学历史系赵俪生教授的研究生。秦晖虽然成绩很好,但他“先天性青光眼,右眼失明,左眼视神经萎缩,裸视力0.2,矫正视力仅0.7”,不合体检标准。赵俪生为了录取秦晖,力排众议,说:“如不招秦晖,我就一个也不招了。”他还断言,“秦晖就是失明,也可以成为又一个陈寅恪。”

  校方终于破例。现在,秦晖是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

  我有红心,不收情书

  1978年5月1日,外国文学名著解禁。其后,每个星期天,北京王府井书店都有新书开卖,书店一开门,等候的人群蜂拥而入,在柜台前排起长队。那个时候还是柜台售书,买书的人只能远远地看哪些是新书,练就了一副好眼神。

  这一年,中山大学中文系学生信力建的想法是,“不每天都去泡图书馆的大学生算什么大学生?”那时,每天清晨,每所大学的图书馆外都有排队等着开门去占位的学生。

http://bhsb.tjbhnews.com/html/2016-03/26/content_4_2.htm